孔祥桢举办茶话会

发布时间: 2011-12-12 11:01:35 信息来源: 晋城在线

字号:

打印


姬 宽 仁

    1984年北京的冬天,寒风凛冽,然而镶嵌在街道两旁的冬青在飞舞的雪花中依然透着浓浓的绿意,足以让过往的人们忘却寒冷与孤寂……

    在北京一家招待所的大厅里,彩带横挂,笑声朗朗。此时这里正举行着一个特别的同乡茶话会。特邀到场的有:原公安部副部长席国光、原国务院副秘书长郑思远(曾任中共晋城县委第一书记)等一大批在北京工作的晋城籍或曾在晋城工作过的老革命者。

    这是原中纪委常委、原六届全国政协常委孔祥桢同志为晋城树脂厂工人陈国红举办的,尽管会场布置一切从简,但会场气氛热烈之余还是显得那么的不一般。

    孔祥桢缘何要为一个普通工人陈国红举办这样高规格的茶话会呢?事情还得从孔祥桢和陈国红的父亲陈立志说起。

孔祥桢被陈立志引领走上革命道路

    孔祥桢是晋城市泽州县巴公镇北堆村人,1925年11月加入中国共产党,是晋城市发展的第一个共产党员,是太行山南麓燃烧起的第一颗革命火种。那么是谁把孔祥桢引领到革命道路上的呢?

    我们从《孔祥桢传略》里寻找出了这个人,他叫陈立志,巴公镇山耳东人,是孔祥桢小学的同学。陈立志因为发展孔祥桢等人入党,组织创建中共晋城获泽中学党小组、中共晋城获泽中学党支部,成为晋城第一个党组织的创始人。

    我们从孔祥桢夫人姚汝安的回忆文章里,可以看到孔祥桢入党的一些真实细节。1925年冬,陈立志从太原回家,告诉孔孔祥珍在太原大学已找到党组织,陈立志已经有了党的关系。陈立志还将孔祥桢接到山耳东家里住了三天,白天晚上都给他讲太原的政治活动,动员他参加共产党。难怪孔祥桢回忆那段历史时,风趣地告诉陈国红,他是在被窝里入的党。

    孔祥桢参加革命的决心很大,主要是孔祥桢在晋城获泽中学读书时,陈立志在太原读中学、大学,每次寒暑假回到晋城,给孔祥桢带回一些苏联1917年革命成功的事迹和理论书籍,尤其是“五卅惨案”后,孔祥桢对帝国主义的野蛮霸道,对当时国民党政府的腐败无能,对中国的黑暗社会深恶痛绝。有了这些思想基础,对于陈立志动员入党一事,孔祥桢毫无过多考虑,满口答应,很快就成为了一名共产党员。应该说,陈立志介绍发展孔祥桢入党,是党组织对孔祥桢人格的信任和共产主义思想进步成熟的认可。

陈立志两度资助孔祥桢

    孔祥桢入党之后,1926年初被太原地执委调往太原一中工作。晋城通往太原遥遥山路近千里,到太原是一件十分困难的事情。为了帮助孔祥桢如期赴并,陈立志变卖了家里的一些值钱东西,给孔祥桢凑了盘缠,并缝制了一个可装东西钱褡子。临行时,陈立志又把自家的一头小毛驴子让孔祥桢骑上,驴背上驮着一些红果,孔祥桢装扮成卖红果的小贩秘密前往,一边走,一边卖,机智的越过重重关卡,终于在太原和地下党组织接上了头。八十多年过去了,我们应该感谢陈国红的姥姥,是她把陈国红抚养成人,是她把这些感动后人的真实情节一遍一遍讲给陈国红,红色情节,代代相传。

    1926年8月,根据中央指示精神,孔祥桢被省委派到苏联莫斯科中山大学深造。路途的盘缠弄得孔祥桢一筹莫展,孔祥桢想了好多办法,但还有很大缺口,这次陈立志又伸出援助之手,东凑西借,给孔祥桢弄到3块大洋,孔祥桢甚为感动。解放后,孔祥桢经常讲给家人听,他说当时1块大洋可以买120斤小米,很值钱。在那个生产力并不发达、经常因缺粮饿死人的年代,120斤小米是一个人半年的口粮,这是何等珍贵啊!

孔祥桢寻找陈立志后代

    1930年孔祥桢从苏联回国后,被派往陕北工作,之后辗转奔波于革命的洪波巨流。建国后,孔祥桢忙于祖国建设事业,曾任国家建委副主任、交通部常务副部长、轻工业部第一副部长等职。“文革”期间,身受囹圄,十年监禁,1978年平反后当选为中纪委常委。已是耄耋之人的孔祥桢,在他几十年的革命生涯中,一刻也没有忘记他的革命恩人陈立志。

    1951年镇反期间,孔祥桢得知自己的入党介绍人陈立志于1942年被国民党军统特务、晋城县县长张鸿惠等七个刽子手勒死于晋城县黄围村时,义愤填膺,怒不可遏,写信向当地政府控诉他们的罪恶,并与晋城县副县长孙新交涉,召开了公审大会,首犯张鸿惠被枪决。

    枪决那天,天色阴晦,细雨蒙蒙,姥姥抱着陈国红吃力地爬上公审台,重重打了张鸿惠一记耳光,姥姥的小脚因用力过猛划入公审台板的缝隙中,历史捕捉了这一瞬间镜头,永远留在了时年只有9岁的陈国红的记忆中。

    之后,孔祥桢通过各种渠道寻找陈立志的遗孀及子女从未中断。

    1984年,已是病魔缠身的孔祥桢通过晋城市政府,终于找到了陈立志的遗腹子、时在晋城树脂厂工作的陈国红。为了回报革命恩人陈立志的培育之恩,孔祥桢把陈国红请到北京,专门举办了一次茶话会,出现了文章开头的那一幕。

    为了弄清这次茶话会的真实情况,8月27日下午,我和原市信访局副局长秦墨林来到西马匠社区562号,见到了陈国红。现已69岁退休的陈国红,在谈及1984年上北京面见孔祥桢时,情绪激动,两眼闪着泪花,不住地说:“俺孔大伯是好人啊!”

    那次陈国红在北京住了一个多星期,孔祥桢派人陪陈国红看了天安门、毛泽东纪念堂等许多景点。晚上,孔祥桢让陈国红给他唱家乡戏,说家乡事,问陈国红家乡拾粪用的竹编粪叉是否还能看到,告诉陈国红自己会吹家乡的唢呐,等等。

    临行时,孔祥桢送给陈国红500元钱和一件兰呢子大衣,送给陈国红的妻子王新菊一块布料,并把三个子女叫到面前,语重心长地说:“陈立志是我的革命恩人,是晋城第一个党组织的创始人,他为晋城的解放和新中国的诞生献出了宝贵生命,牺牲后的一个多月国红才出生,国红是个苦孩子,是红色后代,你们今后要多帮助国红,我已嘱咐晋城市政府的领导,红色革命后代遇到困难应当帮助和照顾。”

    当我们离开陈家时,天色已晚,多病的陈国红迈着沉重的步伐把我们送出家门。借着微弱的灯光,我看见他在几个下岗的孩子们的搀扶下,向我们道别,刹那间,我不禁为他惋惜遗憾:你是晋城第一个党组织创始人的儿子,你却从未见过你慈爱的父亲啊……。

                                                                                                (作者为市委党史研究室)


责任编辑: 晋城政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