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伟大”的动机

发布时间: 2010-10-26 10:09:31 信息来源: 晋城在线

字号:

打印

 
    《水浒传》读过许多遍,每次读到朱仝被自己人逼上梁山时,总是忍不住后背发凉。第五十回:“插翅虎枷打白秀英,美髯公误失小衙内。”美髯公指的就是朱仝,书上描写他“貌如重枣,美髯过腹”,其实就是个山寨关公。此人原是郓城县马兵都头,专管擒拿盗贼,后因利用职务之便私放人犯,被刺配沧州牢城。

    沧州知府见他一表人才,气宇轩昂,于是将他留在府中,照顾自己4岁的小儿子。朱仝本是阶下囚,却幸运地在知府大人家做了保姆,因此感恩戴德,每天尽心尽力照顾好小衙内,虽说在服刑,日子倒也过得逍遥自在。不成想,好日子没过几天,却被李逵一斧子劈掉了。

    朱仝与梁山的渊源极深。他在郓城县当刑警大队长时,盗贼没见抓过几个,人犯倒是私放了不少,先后放走了晁盖、宋江、雷横等朝廷要犯。毫不夸张地说,假如没有朱仝,就不会有晁盖、宋江领导的梁山事业。如今兄弟落难,梁山好汉焉能坐视不理,于是军师吴用亲自率领李逵等人下山,秘密潜入沧州,准备迎朱仝上山入伙。

    哪知朱仝根本不领这份情,说什么也不肯落草。人家另有打算:“一年半载,挣扎还乡,复为良民。”人各有志,本来不必勉强,再说做强盗也不见得是很有前途的职业,朱仝的想法完全可以理解。但是李逵为了断其后路,居然对小衙内痛下毒手,一板斧把这个4岁的孩子劈成两半。小衙内是朱仝带出来的,如今人没了,朱仝走投无路,只好长叹一声,逼上梁山。

    简直不可思议,梁山好汉为达目的,竟然不择手段,连自己兄弟都可以栽赃陷害。这也就罢了,一个4岁的孩子又做错了什么,就这么无辜送了性命,手段之残忍令人发指,这算哪门子好汉行径!提到这段,不少人都指责李逵嗜杀成性。其实李逵只是个执行者,奉命行事而已。当朱仝指责李逵滥杀无辜,要跟他拼命时,李逵大怒道:“晁、宋二位哥哥将令,干我屁事!”

    同样的手段也用来对付霹雳火秦明。梁山好汉攻打青州时,秦明不幸被俘,宋江等人用甜言蜜语进行策反,劝他入伙,不料秦明坚决不从。于是宋江叫众人将秦明灌醉,然后派人穿着秦明的衣服,拿着他的兵器,骑着他的马,假扮秦明,连夜带兵攻打青州府,沿途故意烧杀抢掠,杀死无辜百姓不计其数。青州知府不知有诈,一怒之下把秦明一家老小全部杀光,并拿秦明妻子的首级示众。秦明百口莫辩,只好上山落草。
     
     可怜秦明,被宋江害得家破人亡,居然认为这是好意:“你们弟兄虽是好意要秦明,只是害得我忒毒些则个,断送了我妻小一家人。”当朱仝被陷害上山时,也说道:“是则是你们弟兄好情意,只是忒毒些个!”行走江湖靠的就是义气,梁山好汉虽然无法无天,但绝不能容忍无情无义,然而当他们亲手陷害兄弟时,却觉得名正言顺,这又是为什么呢?

    因为梁山上竖起了一面杏黄旗——“替天行道”。有了这个伟大的动机,梁山好汉的一切行为都获得了道德豁免权: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劫富济贫是替天行道,杀人放火,滥杀无辜,同样是为了替天行道,因为做大事者可以不拘小节。有了这个伟大的动机,区分正义与非正义的唯一标准,就是对梁山事业是否有利。

    因此可以解释,为什么宋江不以陷害兄弟为耻,反以为荣?因为他在为梁山网罗人才,是为了壮大梁山事业,手段虽然下三烂,但动机是高尚的。与这个伟大的动机相比,任何牺牲都是必要的、合情合理的。因此,朱仝和秦明即使遭受迫害,也不能怀恨在心。4岁的小衙内、秦明的一家老小、青州不计其数的无辜百姓,都应该理所当然地为它殉葬。

    古往今来,任何伟大的动机,都要以口号的形式布告天下,“替天行道”就是梁山的口号。遗憾的是,越是动听的口号,可信度往往越低。

    宋江与朝廷对抗,也不过是为了多拿筹码,捞取更大的官职而已。军师吴用一语道破天机:“杀得他人亡马倒,梦里也怕,那时方受招安,才有些气度。”忽然想起弗里曼的话:“世上只有伟大的动机,没有伟大的人。”     

 (摘自《领导文萃》)


责任编辑: 晋城政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