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六福客栈

发布时间: 2012-12-24 09:13:00 信息来源: 晋城在线

字号:

打印

                                                     许纪庸

    六福客栈,是70多年前开设在阳城东关一家车马大店的名称。时光流转,岁月更替,这家车马大店的一切早就湮没在历史的长河中,消失在人们的记忆里。可是近几年,由于一些欧美客人陆续来阳城寻找六福客栈,它才重新引起当地人的好奇和关注。这时如果你得知,当年的六福客栈是一个前来中国传教的英国女人创办的,而且这个英国女人在中国传教的同时,还做了大量扶弱济贫,收养孤儿,帮助当地军民抗日的善事,你必然会对这个身上有白求恩影子的英国女人产生极大的敬意,进而有了弄清六福客栈来龙去脉的兴趣。那么,就让我们一起穿越历史的迷雾,去寻找一下六福客栈的踪迹,并顺便打捞一下同这个英国女人有关的故事。

    当我们借助电脑的搜索引擎,在键盘上输入“六福客栈”四个字时,发现它又是一部美国好莱坞电影的名字。这部电影就是根据上述那个英国女人的传奇经历改编的。主人公名叫格拉蒂斯·艾伟德,她1902年生于英国伦敦的郊区。父亲是个邮差,她因家贫不能上高中,只好外出做女仆。这个其貌不扬而又缺乏权势背景的女人,身高只有1米4,体重不足80斤,是典型的弱势阶层。但这个弱势女人却有顽强的意志和执着的追求,当她皈依了基督教以后,就自愿申请到中国传教。1930年,年仅28岁的艾伟德自费从英国出发,几经周折才到达当时山西晋东南的泽州和阳城。到达阳城后,她一边在东关的一个基督教堂里传教,一边为筹措传教经费,在教堂南面的大院里办起了专门接待下层劳动群众的车马大店,于是著名的六福客栈从此诞生。然而真正感动世界的,却是客栈的主人艾伟德1940年护送100名孤儿从阳城到西安的人道主义壮举。1949年春天,当历经磨难、一身伤病的艾伟德回到阔别18年的英国后不久,BBC的一位记者采访了她,并根据她的经历写出《小妇人》一书,她的动人事迹才得以传播。1957年,当美国好莱坞二十世纪福克斯公司把她的事迹拍成电影后,由于有大明星英格丽·褒曼的加盟主演,由于这部影片此后不久又获得了“第十六届美国电影金球奖”,艾伟德在欧美才成为家喻户晓的人物。只是那些年的新中国,由于意识形态方面的原因,六福客栈和艾伟德的名字才长期被遮蔽。直到改革开放后,随着中国大踏步的走向了世界,以及世界各国有更多的人来到中国,六福客栈和艾伟德的名字才开始更多的进入到中国人的视野中。

    当我们通过电影和有关资料对艾伟德的生平事迹有了一定的了解后,自然要产生前去阳城东关寻找六福客栈踪迹的念头。众所周知,旧时中国的大多数城市都有城墙,有城墙必然有城门,而与城门紧邻的城外区域又通常以“关”相称,如与东门紧邻的城外区域就称为东关。当年艾伟德经营的六福客栈,就位于阳城东门外的东关大街上。那时每到晚上城门一关,六福客栈就成为来不及进城的下层商贩和骡马车夫理想投宿的场所。但当我们来到眼下高楼林立的阳城东关时,早已不见昔日六福客栈的影子,在它的旧址上取而代之的是几栋住宅楼房构成的明月小区。六福客栈的消失固然让人遗憾,但值得庆幸的是,艾伟德当年居住过的那所耶稣堂院仍然完整的存在。当我们走进这个虽然破旧,但却具有鲜明晋东南风格的两层楼房小院时,不免要对艾伟德当年在这里生活的情景展开合理的想像,并对这个非凡女性的国际主义胸怀和人道主义精神进行追思和怀念。经过一番询问和思考,我们终于理清艾伟德当年的国际主义胸怀和人道主义精神又具体表现为“四心”:即她具有坚守信仰的恒心、扶弱济贫的爱心、涉险克难的决心和向往华夏的忠心。

    坚守信仰的恒心。人有了坚定信仰生活才会有目标,事业才会有成就。当年的艾伟德就是一个这样的人。这个英国的弱女子, 27岁时信仰了基督教,虽然因为学历和学习成绩的关系在加入宗教组织时几度被拒绝,但她的信仰不动摇。28岁时,当她得知在中国的阳城有一位73岁的女宣教士想退休而无人接替时,就主动写信表达了自己前去的愿望。在得到肯定的答复后,她就毅然决然的告别了亲人,以自己做女佣赚得的全部积蓄作路费,踏上了前往中国的旅途。随后就长期以传教士的身份在中国从事传教和慈善活动。在中国,一提起西方的传教士,有人就认为他们都是披着宗教外衣的文化侵略者或间谍,其实这是把复杂的问题简单化。当然,在传教士中不排除有宗教败类的存在,但他们之中也有不少具有国际主义胸怀和人道主义精神的真正宗教信仰者,艾伟德即为一例。她一生未结婚,把自己的青春和幸福几乎全部献给了宗教和救助中国弱势群体的事业。一个没有坚定信仰人绝对做不到这一点。不管她的信仰我们认可不认可,但她坚守信仰的恒心的确值得我们敬仰和学习。

    扶弱济贫的爱心。人和动物最大区别就是人有爱心和同情心,所以富有爱心和同情心的人才被称为人道主义者。艾伟德当年开设在阳城东关的六福客栈,主要服务对象就是下层商贩和车马骡夫,由于她有爱心和同情心,对投宿的客人总是热情的招待,竭诚的服务,所以六福客栈才能生意兴隆,人气旺盛。在经营六福客栈的同时,她还尽可能收留孤儿和饥民,并帮助当地的县政府推行扫除妇女缠脚陋习的“天足运动”。1938年日寇侵犯阳城时,她还一度带领几名基督教徒和孤儿转移到位于山区的北柴庄,利用一孔窑洞和几种简易的药品办起了临时“医院”,收治军民中的伤病者。1939年初,当日寇暂时撤离泽州时,她又到泽州的宣教站负责收留战争中的孤儿和难民。1940年,当日寇扫荡泽州时,她先是带领100名孤儿从泽州到阳城,后又决定把这些孤儿从阳城护送到西安。如果说,平时收留个别孤儿表明艾伟德的胸中有小爱,那么在战火纷飞的年代,她赤手空拳护送100名6至16岁的孤儿从阳城到西安,则表明她胸中有大爱。正因为她胸中有大爱,所以到达西安后,当她发现100名孤儿一个也不少时,竟兴奋得昏了过去。等到100名孤儿在陕西得到妥善的安置后,她又强支病体,先后去兰州和成都帮助穷人和看护麻风病人,直到彻底累垮病倒才考虑回英国休养。对此我们完全可以说,她胸中的爱犹如源源不断的流水,总是用来滋养需要救助的人,直到流干流尽。一个外国人,在极端困难的条件下,为了救助中国的弱者,尽心尽责到这种程度,这不是伟大的国际主义胸怀和人道主义精神是什么?

    涉险克难的决心。当年艾伟德为了实现自己的理想,不远万里来中国,而且从她踏上征途的第一天起,就与困难和风险相伴随。当她从英国途经荷兰转道苏联前来中国时,在气候恶劣的西伯利亚曾几次遇险。初到山西阳城后,又遇到了语言不通和当地人不理解的难题。但这一切困难都被她的决心和信心所克服。1938年日机轰炸阳城时,她曾被埋在瓦砾中,但这次九死一生的经历并没有动摇她扶贫济弱的决心,随后她为了让孤儿们躲避日寇铁蹄的践踏,又翻山越岭,长途跋涉,护送100名孤儿从阳城到西安。在战火纷飞的年月,在食宿供给、交通工具、安全条件毫无保障的情况下,一个38岁的弱女子即使独自一人从阳城到西安都不容易,何况她还带着100名6至16岁不太懂事的儿童。但她硬是凭借涉险克难的决心战胜了途中缺衣少食,无车无船的困难,以及敌机不时轰炸的危险。这段480公里的道路她们一共走了40多天,平均每天才走10公里多一点。沿途的艰难和凶险可想而知。可以说,艾伟德在完成这次“长征”时所表现的意志和决心足以感天地而泣鬼神。

    向往华夏的忠心。一个前来中国传教的英国女子,在中国却把大多数时间用于扶弱济贫,收养孤儿,反抗日本侵略者,本来就难能可贵,更何况她在中国生活了几年后,又爱上了这块多灾多难的土地,随之申请加入了中国国籍,这在来华的外国的传教士中可算是异数。但更让人惊叹的是,当她加入中国籍十几年以后回英国休养伤病时,竟一直对中国念念不忘。当她的身体略有康复后,就一心想回到中国大陆。但由于复杂的政治原因,当时的新中国不允许外籍传教士入境。1957年,入境无望的艾伟德在中国的南部沿海兜了一圈后,只好暂居香港。当她在香港的签证期满后,又转往台湾。在台湾她创办了“艾伟德孤儿院”,开始四处筹集资金帮助台湾的孤儿。到了1970年,当68岁的艾伟德病重去世前,又留下遗愿要头朝大陆葬在台湾,可见她对华夏中国的向往绝不是一时心血来潮和刻意做秀。一个外国人能有如此深厚的华夏情结,真让人难以理解又万分敬佩。如果这样的外国人不值得我们纪念,真不知还有什么外国人值得纪念!

    当我们对艾伟德的“四心”有了以上了解后,又深感在市外侨办的组织下参加这次寻访活动很有意义,它虽然没有完整的找到当年艾伟德在阳城活动的现场,但却基本上完整的找回了艾伟德当年不朽的精神,可谓不虚此行和收获颇丰。在我们同阳城东关村党支部和村委会负责人接触时,进而又了解到他们已经有了重建六福客栈,并开辟相关旅游区的规划。联系到市外侨办提出的对六福客栈进行文化开发研究,围绕六福客栈和艾伟德拍摄纪录片、故事片和电视剧等一系列设想,我们又感到异常振奋。尤其是听到这些规划和设想已经得到阳城县委县政府、晋城市委市政府,以及在北京的有关单位初步肯定和原则性支持后,更是深受鼓舞。我们认为,当前在晋城开展这些工作很有价值,全市人民都应当为之献计献策。但要圆满的实现阳城东关村的规划和市外侨办的设想,又必须下大力气解决许多问题。所以借此机会,我们也提出几点建议以供参考:

    第一、重修六福客栈,必须遵循三条原则:一要拆新修旧。即必须果断的把六福客栈原址上的一些有碍规划实施的新建筑拆除,以便为修复六福客栈腾出足够的空间。二要修旧如旧。即必须按照六福客栈当年的面貌加以修复,切忌以新代旧。三要修新存旧。即必须尽可能保留原址附近尚存的古建筑和周边的原始风貌,要让新修的“旧”同原有的“旧”和谐共处,从而为六福客栈营造一个富有历史感的周边环境。

    第二、在重修的六福客栈内部,应考虑建立一个艾伟德陈列馆,同时收集和整理艾伟德当年遗留的或那个时代人们使用的衣物和用品、以及相关的书报资料和影像作品,为在这里系统详尽的展示艾伟德的生平事迹创造必要的条件。

    第三、在拍摄有关电影和电视剧以前,应先拍摄一部高质量的纪录片,以便以事实为基础进行真实的历史叙述,从而尽可能挖掘其中的现实意义。据说艾伟德当年护送的100名孤儿中还有人在世,对这些历史见证者及时进行访谈和抢救性拍摄,必将获得一批异常珍贵的资料。同时,通过对有关专家、政府官员、阳城东关村民的访谈和摄像,间接的揭示艾伟德当年在中国活动的情况,以及她的事迹在中国长期被遮蔽,如今得以重现的原委,从而最大限度的接续人们业己中断的记忆,并向世界再一次有力的说明中国改革开放前后发生的惊人变化。

    第四、在拍摄电影或电视剧时,首先必须最大限度的忠于史实。须知好莱坞当年拍摄的“六福客栈”电影艾伟德并不满意,她曾指出三点不足:一是自己又矮又丑,让英格丽·褒曼来主演有过度美化之嫌。二是自己终生未谈婚论嫁,加入浪漫的恋爱情节有违事实。三是自己开设的客栈本来名叫“八福客栈”,它同《圣经》里耶稣在“登山宝训”中有“八福”训导有关,改为“六福客栈”让人莫明其妙。好莱坞的教训我们应当记取。其次,要用中外观众都能接受的方式讲好故事,不能只是一厢情愿的自说自话。须知艾伟德当年能完成护送100名孤儿从阳城到西安的重任,固然靠的是她那惊人的勇气,顽强的毅力和吃苦耐劳的精神,但沿途中国官方和军民的大力协助也发挥了重要的作用。所以在表现艾伟德大慈大悲、救苦救难精神,以及同情弱者、反抗强暴高风亮节的同时,也要充分展示中国人善良美好的品质;要在弘扬美好人性和普世价值的同时,宣传好阳城和晋城,总之要通过中外文化元素的有机的融合,使这个故事里包涵的中外文化魅力都能得到充分的展现,从而尽可能的扩大影片的受众范围,提高影片的艺术感染力。

    第五、不管是制定规划或提出设想,尤其是在实施规划及设想时,一定要加强论证。论证时要广泛征求意见,集思广益,既考虑社会效益,又考虑经济效益,还要兼顾到中国人世俗化的程度较高,对虔诚宗教徒的心理状态和道德境界不易理解的现实,在处理和重塑艾伟德这样一个宗教色彩很强的人物形象时,努力做到慎之又慎,对相关的情节和表现方法都要详加论证,谨防由于处理不当而伤害一些西方观众的宗教感情。

    从阳城归来,“六福客栈”几个字己深印在我们的脑海中,久久挥之不去。这大约就是符号的力量。在市场经济的条件下,符号通常也是重要的资源。在欧美各国“六福客栈”已经是鲜明符号的情况下,市外侨办和阳城东关村为此所做的一切,就是进一步开发和利用六福客栈这个符号资源的价值。若能做成做好,必将功不可没。因为它既有利于晋城走向世界,也有利于世界了解晋城,尤其是通过它能向世界明白的宣示,中华民族是一个伟大的民族,讲正义,重感情,永远不会忘记任何一个为我们做过好事的外国人,既不会忘记白求恩和柯棣华,也不会忘记艾伟德。相信六福客栈的重建和开发,一定能为晋城的文化建设和形象宣传做出自己应有的贡献。


责任编辑: 政府办政报李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