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平之战看伯方

发布时间: 2012-07-25 09:04:33 信息来源: 晋城在线

字号:

打印

                                                       张建军

    伯方是一个古老的村落,位于长平古战场的腹地,人口繁衍,生息不已,是高平市远近闻名的一个大村。随着对长平之战研究的深入,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关注古村伯方。笔者向来关注长平之战的过程和影响,于是对伯方村进行了较为全面的考察。

    笔者经过几番实地调查,发现伯方村古文化积淀非常深厚,历史文化一脉相承,具有很强的独特性和垄断性,是晋城市悠久历史和灿烂文明的重要体现,是不可多得的宝贵的战争文化遗产。笔者研究中发现,伯方村的古文化融古地名文化、长平之战文化、张果老八仙文化、唐明皇封禅文化、毕振姬归隐文化于一村,丰富而独特,其中最有价值和影响的,当数长平之战的战争文化,因此笔者思之再三,慎重提出 “长平之战看伯方”的观点,今将有关考察情况论述如下。

    “伯方”古雅意何在?此前,李玉振等先生认为“伯方”乃为“方伯”的误称 。笔者根据周代的爵位排列“公侯伯子男”,伯为第三等爵位,如当年强大的秦国国君就是被周王室封为伯爵,晋国封侯爵,楚国仅封为子爵。笔者进一步研究,五等爵位固然有一定道理,但“伯方”古地名历史悠久,沿用数千年,当不会是一个历史的误称,那么,又将何解呢?

    笔者在研究商周古史时发现,周代时对方国多称“邦”如“周虽旧邦,其命维新”,而商代时对方国多称“方”,如商代甲骨文中多有“土方”“鬼方”的出现,那么,“伯方”便可能是商代的一个古老方国,至于“伯”,应是按“伯仲叔季”顺序,依长幼尊卑排行,“伯”者,郭沫若先生曾解释说,倒竖大拇指曰“伯”,也即翘大拇指之意。因此,“伯方”是商代对今高平一带炎帝后裔古老方国的尊称,相反“土方”“鬼方”是对被征伐的少数民族匈奴方国的卑称。

    结合炎帝文化在高平起源发展的历史来看,高平一地是应存在古老方国的。从商代历史来看,整个晋城是商代统治的中心地区,属冀州,历来属于王畿旧地,商代的商汤、微子、箕子等都在上党有过活动。从地形地势来看,伯方一带是很适合古老方国存在的。至于尊称,也是由其文化远古性引起的,笔者相信“伯方”如同“上党”“高都”一样古老并含有尊重的感情色彩,最初应是一处古老的方国名!
 
    长平之战在伯方留下了难以愈合的伤口,这就是位于伯方村西的车辋谷,千百年来,老百姓直呼其名为杀谷。之所以说“长平之战看伯方”,除了伯方战争遗存丰富外,更重要的是,车辚马啸的杀谷口,曾经是长平之战重要的转折点!
长平之战是战国时期发生在东亚的一场世界性大战。当时的战国七雄,竞相发展变革,争夺生存空间,导致矛盾不断激化,从国家之间的磨擦发展到国家之间的战争,从单个的国家相争升级到国家联盟的对垒,最后诸国分化为两大军事阵营,连横合纵,相与争峰,不断进行一次次空前的殊死搏斗,战国时代注定是一个列强纷争、大气磅礴的动荡时代。

    长平之战是秦国率先打破战争均势的转折点。从双方投入的兵力、延续时间、将帅才能、战守策略、歼敌数量等方面来看,长平之战足以和二千年后的淮海战役相比,不同的是,淮海战役只是一场大规模的内战,而长平之战,是一场直接关系到东亚政治格局走向的世界大战。战争中西北的秦国越过东面魏国的土地,千里直进和赵国激烈交锋,战争却发生在在韩国的土地上,是一场不折不扣的世界大战,比之西方的特洛尹战争、希波战争等毫不逊色。

    奴隶制时代,几乎全民皆兵,秦赵两国的这场殊死搏斗,几乎出动了全国的成年男子,导致了中国历史上空前惨烈的战争结局——白起坑杀赵军四十万。千百年来,高平伯方村后有一杀谷口,正是坑杀赵军最多的地方之一。

    车粼粼马萧萧的古杀谷,原本是赵军储备战车和粮草的地方,秦军偷袭古杀谷成功,是整个长平之战的转折点,决定了这场战争的胜败走向。《高平县志》《重修仙翁庙碑记》等明确记载“古杀谷在城西北十五里是也”,根据测算,高平城西北十五里正是伯方村,且村西有一大沟,谷地宽阔而平坦,西、北、南三面皆有高山包围,东面谷口略有收缩,直通丹河小平原,易于隐蔽囤积粮草辎重,并运输方便,具有很高的军事战略价值,符合《孙子兵法》“相地”篇中的有关理论。

    唐玄宗李隆基开元十三年路经此地,犹见尸骨遍野,厌恶战争气氛,遂将杀谷更名为“省冤谷”,告诫世人要保持对战争残杀的反省。并组织人将长平之战中死难的遗骸收拢,集中在“省冤谷”掩埋,《山西通志》《高平县志》等均有对此事件的详细记载,并记有万葬坟的规格,长宽各六十步,今仍有遗迹,可见此地的确切。

    如果说地名也是一部史书的话,那么,杀谷口附近的地名正好可以说明杀谷口的悲惨历史。从周围地名来看,也能验证“杀谷口”的功能性,北五里有当时的长平古城,是赵军的重要指挥中心,西北山后有一向西的谷口,名曰“血河”是秦军反复冲杀,赵军反复争夺的一个战略交通孔道;西边山岭因为烧焦遭劫,名为“焦劫山”,是秦军秘派偷袭部队,越过山岭,潜入杀谷口,到处放火,将赵军粮草和看护人马烧杀抢劫一空的反映,其中烧黑之地称为“黑方”,战车烧毁之地称为“车亡”。据考,今杀谷中仍有一古村,世世代代名叫“车亡”,从名城来看,正是赵军战车粮草烧毁之地。

    杀谷口的粮草争夺和破坏无疑是十分激烈的,更重要的是,赵军丧失杀谷口的粮草辎重之后,军队面临断粮的危险,军心大乱,且战车被秦军烧毁,无法列成完整的军阵,战斗力必然大大降低。从此,战争的形势急转直下,向着有利于秦国,不利于赵国的方向发展。因此,从某种意义上说,如果说秦赵两国易帅预示着长平之战的天平开始倾斜的话,那么,车亡谷的争夺,便是这场战争真正的转折点!事实证明,赵军数十万大军投降的主要原因,正是因为军事重地车辋谷的丢失,造成了弹尽粮绝、无力冲杀的被动局面,并最终决定了这场战争的走向。

    还有一些出土文物也能说明车辋的军事用途,车辋谷中出土的许多齐国刀币,可见是来自于东方的粮草和钱币储存在此,应是赵军的财物。将军佩戴的短剑和大量箭头,也有晋文化的特点,而非秦国样式。

    正是因为车辋谷粮草战车的极端重要性,这场战斗才成为长平之战的焦点。秦赵双方才在此激烈地斗智斗勇,火烧全谷,尸横遍野的惨烈景象,才引起了历代文人墨客的凭吊和题咏,其中最著名的为我国历史上著名的历史学家、政治家、文学家司马光,他多次来此考察,写下了《重经车辋谷》一诗:

    昔年道经车辋谷
  
    直上七里盘南坡

    今年行役复到此

    方春汗流如翻波

    中途太息坐盘石

    涕泗不觉双滂沱
                       ……

    诗中不仅提到了车辋谷附近互相验证的地名,而且表达了诗人对长平之战的叹息和悼念,体现了一个严谨的历史学家对长平之战的鲜明态度和反思精神。可见杀谷口在长平之战中的重要影响。

    长平之战摧毁了当时唯一能和秦军抗衡的赵军精锐,从此,赵国一蹶不振,山东之国日渐处于劣势,中国军事统一的大趋势日益形成。在长平之战的最后一年,一个婴儿降生了,它就是后来的秦始皇,他将后长平之战的统一进程引向了高潮,并最终完成了四海一统。

    尽管长平之战是血淋淋的千古悲歌,但它也是我们中华民族不可或缺的宝贵财富,它一再警醒我们,要正视战争遗产,才能更加珍惜和创造和平!我们的国家和民族才能了却千年伤痕,超越铁血战争。

    世界之战看长平,长平之战看伯方,它昭示着战争的真谛:生于忧患,死于安乐!


责任编辑: 陈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