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祭天祈雨圣地——析城山

发布时间: 2012-07-20 10:46:50 信息来源: 晋城在线

字号:

打印

                                             
                                             文/ 张建军  图/孙喜玲

    析城山,位于晋豫交界的阳城县境内,南天一柱,拔地通天,雄视太行太岳,俯瞰王屋砥柱,自古以来为华夏名胜。屡屡见诸于上古传说神话。中古以来,历代文人墨客咏叹不绝,祭天祈雨络绎缤纷,尤以商汤祈雨为盛。及至近世,兵戈不息,烽火相连,析城山一度成为义士豪杰蛰伏盘桓之地。兵戈既息,析城山遗世独立,傲立天南,卓然不群,渐不为外人所知。然碑石仆道,古庙倾欹,芳草无赏,落花成冢,湮没于荒烟蔓草间,每每令仁人志士扼腕长叹,整肃清声。

    文人者,载道传薪者也,以其雅爱林泉,敏而多感,常有山水诗文相传,得江山风月之神者,可至于天人不朽。挽名山于空寂,扶析城之式微,乃学梅副市长之《牵挂》也。其词神思飞越,清丽婉约,其义萦迂低回,杜鹃啼血,读之令人感佩名山,想望析城,遂使迁客骚人登临不绝,诗文之作层出不穷,传布于全国文图典籍,析城之名乃得复扬天下。于是研究之说、保护之议、开发之争风生水起,云从响应,震动一方。

    余幼好诗词,少而习古,既壮以行万里为念,东渐于海,西至巴蜀,北逾长城,南浮江淮,所到之处,皆欲睹其河山之壮,风土之妙,然比诸析城之独特风情者,未尝见也。余期年间,数度登临析城之巅,西极层垒,渺万壑之松风;东临绝壁,望云霞之明灭;南缘怪木,叹造化之神奇;北攀奇峰,观牛羊之徜徉。俯瞰千嶂,群山拱手,仰望苍穹,白云谐游,诚为游乐之地也!
然则上凭汤庙,发思古之幽情;下探龙洞,听流水之琴韵,冥然静坐,万籁有声,划然长啸,心惊神摇,则万念毕集,诗兴勃发,挥毫泼墨而云烟满纸矣!又若暮春之初,薰风南来,三五相约畅游于析城山上,则天朗气清,山润水滑,胭粉怒放,裙琚飘香,其间风致非名姝佳丽不可以比美,其间情韵非月魂梅影不可以共语,天伦乐事,诗酒风流,不可胜道也。

    余尝遍观泽州之汤庙,所见碑刻皆言析城为最,故知析城汤庙为中原祈雨之祖庙也,乃不顾金石捶拓考证之繁,究其年代规制,则上古之时,文字难考,现存古建,远及宋代,算来千有余年,于是余有疑焉。宋代虽崇道奉神,然则为何此处独以商汤祈雨名冠诸庙,又何以处此偏远、高峻、中空之山乎?于是调查考证,辗转思索,豁然开朗。昔远古之世,人兽杂处,万物有灵,人命危浅。虽至成汤,天不雨黍,农耕尚弱,地力易竭,天雨无常,生民艰难,商汤率部迁徙辗转于王屋太行。虽奔波辛劳,不敢忘祭祀之重,伏望上天之佑护,必以古之传统岁时致祭于析城山。商代甲骨有云:“其雨乎,其不雨乎”,正是商汤祈雨传统的反映。结合阳城商汤祷于桑林的传说和现存的大量汤帝庙来看,商汤确是与析城山接下了不解之缘。

    至于商汤祈雨上析城山,这正是古代祭祀风俗的印记。古代国之大事,唯祀与戎,祭祀占有十分重要的地位。古之崇拜上天,必借之以高山,我国后世道教庙宇多处高山之顶,也是这种拜天意识的反映。而析城山,不仅位于华夏民族发祥地的中心,而且在最古老的历史名山太行王屋之间,并雄峙于四周高山之上,是华夏先民最理想的祭天之山。

    神奇的是,析城山四壁如削,平面见方,中间圆空,拔地通天,正如一方形空柱立在天地之间。这一形象,正如我国远古先民祭地、象征王权的礼器琮相吻合。其上有天池,一湖碧水,恰如玉璧,是祭天礼器、象征神权的壁的原始形象。析城山既包含青壁的形象,又包含苍琮的形象,正是古代“青璧礼天,苍琮礼地”观念的原型,析城山作为祭祀天地的天然祭台,其远古祭祀意义十分突出。

    古之人类生存,比选择适宜生存的得天独厚之环境,而析城山的古人类活动也正是如此。考古研究已经表明,析城山及其周围发现多处旧石器、新石器遗址,是古人类在此活动的实物见证。于是可以推想,析城山从远古时期就有人类在此繁衍生息,在此生存的这支氏族,依赖析城山较为理想的生存环境,如析城山易守难攻的地形、稳定的湖泊水源、优质的天然牧场、几乎不受洪涝灾害的封闭环境,有可能古代还有小型盐湖,这些得天独厚的优势,促使这支氏族发展较快。并随着族群的扩大,不断向四方迁徙发展,最终走出山林,奔向平原,和其他氏族相融合,其后逐渐形成了中原一带较为强大的部落,进而发展成为遍及晋豫陕三省的大的部落联盟。从考古来看,晋豫陕三省的古文化面貌大致相似,考古分期可以从仰韶文化一直完整的延续到龙山文化时期。与之相对应的古老部族,正是华夏民族的祖先炎帝部落和黄帝部落。

    中华民族是一个十分崇拜祖先的民族,自古以来有着浓厚的故乡情结,析城山作为早期氏族生活的美妙栖息地,在华夏先民的心灵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其琮璧合一的形象,被祭天祈雨的巫师们,提炼概括成独立的祭天地的礼器——琮和壁,我们相信,这种艺术造型来源于析城山这种独特崇高生活环境。现在考古学发现的河南殷墟文化、浙江良渚文化、辽宁红山文化,都有大量祭天地的礼器——琮和壁出土,正是析城山独特崇高形象的反应。分布在析城山方圆的炎黄部落的后裔,由于地理上更为接近,不断来析城山——当时他们心中的神山祭祀天地,祈求风调雨顺,生活安宁。分布更远的分支无法来此,逐渐依靠象征析城山印记的琮和壁,来完成祭祀天地,祷告上苍的仪式。久而久之,象征析城山印记的琮和壁逐渐成为我国远古先民王权、神权的象征,也成为维系华夏民族情感联系的精神象征。

    那么,析城山一带,是否有古代祭祀遗址或祭祀法器留存呢?答案是肯定的。由于析城山本身的天坑地洞地质状况,析城山的早期祭祀遗址面貌遭到不断的自然破坏,文化细节难以确定,但确有遗址的分布。更重要的是,要有相应的祭祀礼器的出现,令人意想不到的事,前几年,笔者对全市文物进行普查鉴定时,在阳城博物馆发现一件早年间征集自析城山一带的重要文物,这是一件十分远古的巨大石磬,长约70厘米,宽约20厘米,由原始打制方法制成,青石质地,表面较为粗糙,击之声音清越,余音袅袅,正是析城山作为祭祀圣地的重要物证。

    考古学显示,在原始社会的祭祀仪式中,石磬的出现要远远早于青铜礼器,也就是说,在我国的祭祀文化礼器中,石系列的石磬以至编磬,要远远早于铜系列的铜铃到编钟。尤其是象阳城博物馆所藏的这件巨大石磬,从打制方法来看,其远古性可直接上溯到炎黄时代,甚至更早。考古学也已表明,早期石磬演奏的主要功能是宗教祭祀性的,是祭祀的内容的重要仪式。石磬的音乐娱乐功能是后期发展而来的,其磬也更为精细小巧,如山西陶寺遗址、晋侯墓地出土的石磬。而阳城博物馆所藏的这一件巨大石磬,显然更为古老,更具有宗教性、祭祀性、仪式性。它足以见证析城山祭祀的远古和规格的尊贵,但由于自然破坏和历史上未能保护的原因,更多的祭祀礼器还有待于我们进一步的发现和研究。

    综上所述,析城山的奇伟独特是古人类繁衍生息和祭祀崇拜的自然基础,在此基础上,分布于析城山周围的华夏氏族进一步发展繁荣,并根据析城山的地质特征,提炼创造出祭祀天地的礼器——琮和壁,这一“有意味的形式”,逐渐演变成象征神权和王权的重器,标志着华夏古人类进入了古王国时期。以巨大石磬为代表的早期祭祀礼器,见证了远古历史的文化印记。以“商汤祈雨”为代表的民间传说历代相传,从民俗民风的角度反映了析城山文化的远古历史。析城山名之以城,也许当年还有古城的遗存,这与我国著名考古学家苏秉琦研究华夏文明起源时,提出的古城——古国——古文化的发展阶段是吻合的。因此,析城山作为中国祭天祈雨的远古圣地,历代不断有祭祀活动,商汤作为商部落的重要领袖,来此致祭天地,佑护生民,只是历史长河中的精彩一瞬。由此往下,历代在此的祭祀活动仍然不断,并逐渐演绎成一种民间的祭祀方式保留下来。

    岁月沧桑,往事如烟,历史逐渐尘封了大量真实的往事,代之以心口相传的传说。今天,我们在研究这些具有丰富传说和历史遗迹的文化名山时,务必要联系考证,虽然析城山仍有许多谜底尘封历史的迷雾中,但只要勇于上溯这些真实的传说,敢于穿过层层历史迷雾,善于使用科学的方法,不但加以严格的考证,是可以洞察出蕴藏其中的古老的历史和文化的。历史名山析城山正是如此,揭开神秘面纱的析城山,显影出“中国祭天祈雨圣地”的本来面目。这一发现,对深化晋城的历史文化内涵,研究中国远古历史的发展进程,无疑具有重要的意义。


责任编辑: 陈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