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锁青莲

发布时间: 2012-03-12 10:10:36 信息来源: 晋城在线

字号:

打印

 

张 建 军

    在一个秋日的清晨,大雾弥漫,我又一次访谒青莲寺。
   
    沿着千年古道,绕过幽径回廊,我们亦步亦趋地欣然前行。红叶夹道,百鸟啼鸣,不觉来到青莲寺的山门外,真是别有一番洞天。
青莲寺象浴着芳香的隐士,深深的藏在郏石山的幽谷中,四周群山叠翠,芳草依依,丹水若带,珏山如屏,地势形胜,藏风避气。故每每多雾,水气氤氲,云雨霏霏,我们来时恰值秋雨初霁,大雾弥漫,漫山遍野的壮观秋景都像浸泡在牛奶中一样,一片湿漉漉的暖意随云雾飘荡。灰白的太阳撒下丝丝缕缕的金线,山谷中清凉的秋风裹挟着精灵一样的雾岚水气,往来飘浮,金灿灿的光斑也随之前后左右的变化闪烁。青翠的山崖和黄绿的屋脊,在雾中若隐若现,雾中的青莲寺显得更加神秘和庄严。

    雾中的青莲寺,一如它身后千百年神秘的历史,给厚重的晋城增添了几多魅力和荣光。千百年来,青莲寺在深谷中酝酿着日精月华的绝世芳香,这芳香千百年来在茫茫的白雾中沉淀而聚集,聚集而升华。也许是由于这千年雾帐的庇护,青莲寺幸存了许多极具价值的文物古迹,成为重要的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传承着悠久的华夏文明。

    在一个儒佛道融合的国度里,青莲寺的名字具有不同寻常的意义。众所周知莲花是佛教修行的一种象征,同时儒家对莲花也多有标榜,其典型以周敦颐的《爱莲说》最为有名,一生访仙问道的李太白更是自号为青莲居士,而此处独以寺名,何也?

    我多次研究考证青莲寺,下寺原名为藏阴寺,山南水北谓之阳,处向阳而远阴暗之意可见,后统称上下寺为青莲寺,盖其地形独特,山环水抱,双瀑飞泻,奇石岿然,鸟语花香,风水宛然若莲花盛开,故得名青莲。在青莲寺的历史上,出过无数国内外有影响的高僧,精华文物亦足以傲视宇内,隋唐时佛教诸派聚首青莲,讲经说法,匡扶佛难,被誉为佛都,其后和少林寺渊源不断,并有“文青莲、武少林”之称,享誉武林和佛国。

    青莲寺兴起渊源甚早,考佛教诞生于公元前6世纪至前5世纪的古印度,传入中国;大约是在汉朝,很快受到广大百姓的信奉,也得到统治者的重视与扶持。朝廷组织专人传译经书,讲习教义,到魏晋南北朝时期(公元5一6世纪)形成了佛教在中国传播的第一个高潮。据记载当时青莲寺名僧之一的慧远,即远从甘肃敦煌来青莲寺出家为僧,可见青莲寺声名之盛。随着佛教的盛行和佛寺的增多,僧尼特权的扩大,势必危及朝廷利益,所以在北魏太武帝、北周武帝和唐武宗时曾先后发生过禁佛事件。青莲寺另一位名僧昙始与周武帝十问十对,拯救佛教于危难之际,使青莲寺声名更盛。

    此时的青莲,正在涅磐般的复兴中焕发佛都的光辉。按历史规律看,盛世修庙也反映了当今社会升平,人民安乐之愿望,施工的工匠们正忙的一丝不苟,态度几近虔诚,令我们的神情也倏然庄重起来。我们步入古寺,细细的品赏青莲寺的一草一木。伫立青莲寺,东观峰山,巨幢横列,气势磅磁;南望珏山,双峰插天,秀丽挺拔。山脚丹水荡漾,像一条玉带从东北向西南飘然而去;回首夹石诸峰,峭壁伟岸,似鬼斧神工砍削而成。寺内的释迦牟尼像,千年来无声无息端坐于莲花座之上,以悲天悯人亘古不变的大情怀等候者每一位来访者,他的目光很虚,仿佛从来不注意脚下的我们,又仿佛远远看穿我们的心灵和困惑。

    寺随地形高低可分为古寺、新寺两处,上下相望,互相掩映,暗合“藏”的妙处,融造景得景于一体,体现出皈依自然的永恒美,分属净土宗和天台宗道场。新寺宋太平兴国三年(978)御赐名为"福严禅院",明复称青莲寺。青莲寺的修建,是与净土宗的创始人高僧慧远在这里的活动密不可分的。

    慧远(523一592),俗姓李,祖籍敦煌,后迁居上党高都霍秀村(今泽州县霍秀村)。自幼丧父,与叔同居。13岁出家,20岁随湛律师赴邯学法,博读大小乘经论,后从大隐律师学《四分律》,学成后返回高都,在故里结室为魔,创立道场,讲经说法,注疏佛教经典,草创陕石寺,即今古青莲寺。周武帝灭北齐人邮废佛,慧远当众面斥,从此,隐居太行山中静修佛法。三年后,武帝崩,恢复佛法,慧远始出山住持嵩山少林寺。隋文帝开皇七年(587),被首选为统管天下僧民之事的六名德高望重者之一而人京,在大兴善寺主持法事,注疏佛经。后移居净影寺。开皇十二年(592),隋文帝赖其主译经文,刊定辞义。不久圆寂于净影寺,终年70岁。他一生著述颇丰,主要有《大乘文章》、《大涅磐经义记》、《十地经论疏》等90部100余卷,为我国佛教文化的发展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古寺初建于北齐天宝年间,是在慧远草创后,经北齐、北周、隋、唐修建而成的,为佛教弥勒净土宗寺院。主要建筑有正殿、南殿。正殿内佛坛宽大,现存唐代彩塑7尊,是全国现存唐代寺观塑像3处的1处。尤其是释迦牟尼彩塑1尊,高约4米,雕塑精细,金光映人。其右手的处理自然妥贴,颇具重量感,与西方名画《蒙娜·莉莎》具有相通之处,艺术价值极高。南殿彩塑12尊,风格上沿袭唐风,注重写实,生动传情。唐碑《郏石寺大隋远法师遗迹记》碑首佛殿图1幅,是已发现的我国古代建筑史上罕见的实物资料。寺外有唐代惠丰大师石塔1座和宋代百法座主舍利塔、明代藏式塔各1座。

    新寺创建于隋代,原为慧远禅师说法道场,宋以后为天台宗道场。寺分三院,一院为藏经楼,二院为大佛殿,三院为大雄殿。藏经楼五间,藏有从唐至元历代佛经5000余卷,惜经兵锡火灾,散落殆尽。二院大佛殿、罗汉楼、地藏楼有宋代彩塑37尊及500罗汉名号。大雄殿于日军入侵中国时烧毁,正在修复中。

    宋代大佛殿大木桔构无论草袱明袱都加工砍制得很方整,除各搏、椽、杜三件外,不用一根圆形料,同时,各村断面尺寸之相差不太大,尤其是托脚、叉手两材的高厚断面与平袱等材比较接近。圆润的柱头卷杀,显明的侧脚,角柱之简都有显著的升起,远望轻快美观。这些大木结构的做法已进一步达到完美的程度。

    青莲寺包含着极其重要的文物价值,下寺的唐代垂足大佛为全国所罕见,其面庞庄严肃穆,饱满俊朗,二足安放,显得镇定从容,人至其前,既不觉得威严紧张,又不觉得荒诞可笑,反映了尊重人本的艺术思想,体现了唐塑个性强烈而自信的时代特色。上寺十八罗汉宋代塑像,则是另一番气韵生动、谈笑风生的自由气氛,令人想知宋代高度的科技文明和宽松的世风。青莲寺古建筑始创于北朝年间,历经刀兵战火,风雨侵蚀,几番兴衰。今村建筑以宋代为主,用材量大,体制严谨,翼角曲线平缓,出檐深远,具有典型的宋代建筑特色,暗合宋《营造法式》遗风,下寺喇嘛塔高耸空谷,丰富了青莲寺的建筑种类,增加了全寺的空间变化和纵向峻峭之美,使全寺布局错落有致而浑然一体,形神兼备!

    院内的子抱母古柏令游人感叹不已。母柏周粗3米,高97米;子柏周粗1米,高24米。相传百余年前母柏枯槁,寺院主僧决定次日将其砍伐。当天夜里,一株幼柏攀着母柏的躯干缠绕而上,紧紧将母柏抱住,寺僧见之,以为神意。古柏前的两棵银杏树,东为雄树,周粗5米,高约25米;西为雌树,周粗4米,高与雄树同。每年夏秋两季,枝叶繁茂,遮天蔽日,以自己无可辩驳的神威,述着青莲寺的沉浮兴衰。

    每次步入青莲寺后院,面对这种树木奇观,我都要端详一番,两颗硕大而雌雄异株的银杏树,并肩而立,树枝相拥,恰似一对情侣。而旁边一颗径仅数寸而长达数丈的小柏树,仅仅环抱着粗达数围的老柏树,老柏树已不知何时停止了生息,幼小的小柏树显得异常感人。这种母子相依为命的自然奇观,使后人陡生乌鸦反哺之心,又象是上天的一种伦理昭示,树犹如此,人何以堪!

    摩挲着青莲寺的块块古碑,我爱不释手,目不暇接。历史上青莲寺声明远扬,文人墨客留下了许多珍贵的题咏诗文,具有重要的文学和书法价值。这些宝贵的碑中,有魏碑的苍劲古朴,有唐碑的法度深严,有宋碑的意趣横生,也有明清馆阁体的秀丽整齐。其书法布局谋篇,各具匠心,或铁画银钩,或浮云流霞,具有概括人间万象的穿透力,不仅具有极高的欣赏价值,而且在中国书法的历史长河里,具有特有的地位。

    陆续欣赏掷笔台、款月亭、唐经幢、乳窦泉等景观,无不令人啧啧称奇。款款漫步于古老的寺院,神游千载之上,身边花木扶疏,松柏夹岸,习习清风从滔滔的丹河上吹来,回望红墙绿树中掩映的古寺与缭绕的烟岚融为一体,宛如画图,不由生发出一种悠悠林泉之下的强烈向往。

    暮气四合,归鸦绕树,我们缓缓步出青莲寺,虽然大雾早已退却,青莲也玩赏一日,但心里仍怀想着千年古刹的神韵和魅力,不由生发出一种“深浅随所得,谁能识其全”的感慨!


责任编辑: 陈妮